当前位置:主页 > 趣闻 > 杂谈 > 正文

吴怀中:日本应对“特朗普冲击”的四大举措

2017-04-07 17:25   来源: 综合新闻

人民网北京3月26日电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吴怀中在《日本学刊》2017年第2期发表《“特朗普冲击”下的日本战略因应与中日关系》(全文约3.4万字)。吴

日本还抓紧利用一切渠道与特朗普执政团队建立新的沟通联络渠道,构筑人脉及信赖关系。在选举结束之后,安倍指示尽速与特朗普阵营建立联系和信任关系,11月14日即派自己的外交助手河井克行,以及外务省审议官秋叶刚男赶赴华盛顿,尝试接触有望成为下届政府班子的团队人员,就日美同盟、美国亚太战略以及TPP等向美方摸底,并为安倍与特朗普会晤预做准备。安倍政府说服美方的说辞,常由以下三件套组成:(1)对特朗普开展补课、释疑工作,说明同盟重要性以及日本对美国亚太主导权和利益的重要性;(2)对特朗普投其所好,以经济合作为切入点,以利益为诱饵,找到构筑信赖关系的契机;(3)借用“中国因素”,以“中国威胁论”“挑战美国霸权论”,游说特朗普在安全和经济方面调整、改变政策

日本东亚及亚太战略的顶层设计,是守住对其有利的美日主导的既成秩序,抵制并抗衡中国在东亚形成主导地位。最近几年日本战略界推出的“大战略”论著中,都点明日本的首要大战略是“作为先进民主国家”,维护亚太既有秩序,吸收消化来自新兴国家的冲击。日美主推的TPP,本质上也是意在反制中国以及新兴国家主导构建经济贸易秩序和规则。日本本来雄心勃勃,希望以TPP为模板,兼容或统摄其他自贸安排,打造有利于己的亚太规则或世界标准。然而,特朗普上任后即废TPP,使其生效变得渺茫无比。安倍政府的新贸易政策是以与美国一同主导TPP为核心,现在原定计划被严重打乱,将被迫重新描绘新的贸易战略。对此局面,安倍采取了两手应对策略。

日本主动密集开展对美首脑外交与高层沟通。2016年11月特朗普胜选至今,安倍已三次访美。日本认为,同盟能否一如既往地得到维持并巩固,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安倍与特朗普之间能否建立互信关系。11月9日,特朗普当选后,安倍立即向特朗普发去当选贺电,强调“亚太地区的安定给美国带来和平与繁荣”,日美两国“因普遍价值结成了坚固和不可动摇的同盟关系”,日美将“为确保亚太地区的和平与繁荣发挥主导作用”。10日,安倍主动致电刚刚胜选数小时的特朗普,重申“亚太是美国的力量源泉,牢固的日美同盟对于确保该地区和平与与稳定不可或缺”,特朗普在电话中则回应称“日美是卓越的伙伴关系,应加强这种特别关系”。17日,安倍专程飞经纽约与特朗普会晤,也由此成为特朗普当选后会见的首位外国领导人。作为现职国家领导人专程去拜见别国候任总统,应该说是外交史上的罕见事例。显然,安倍已将全力与特朗普政府构建合作关系确定为2017年的外交首要任务。为了给日美同盟定调并让特朗普受制于同盟的既定遗产,安倍还在2016年12月到访夏威夷,与奥巴马共同演出日美战后“宽容”与“和解”的历史一幕,同时着力向外界展示二战结束70年后日美“已成为世所罕见的牢固同盟”,是共同解决世界难题的“希望同盟”。

怀中在文章中指出,特朗普上台前后,日本一度在心理上受到不亚于“尼克松冲击”的影响。日本的担心集中在全球体系秩序、亚太地缘政治、中日双边争端三大领域会否发生对己不利的变动上。这大体可归因为新时期安倍政府的“中国心结”。作为对策,日本在稳住同盟、维护秩序、拓宽外交、加强军事的四大方面采取了如下主动措施。

据日媒报道,因特朗普政府要求盟国增加贡献以及周边安全环境日益严峻,日本政府已开始研究提前修改2013年制定的《防卫计划大纲》和《中期防卫力量整备计划》,预定于2017年底完成。防卫省已成立内部研究会议,执政党自民党也于2月初启动了讨论新防卫力量建设的联系学习会。现行大纲是由安倍内阁在民主党政府2010年所定大纲的基础上修补而成,此次被提前重修当为突出“安倍色彩”,即制定“统合防卫战略”和“日美共同作战计划”,进一步增加未来五年的防卫预算,持续扩充日本的军备和作战能力等。

(二)同时推进其他的日外自贸谈判,塑造利日贸易体制和格局

在并不十分确定特朗普是否将严守美日同盟安全承诺的情况下,在战略和地缘政治方面,日本无疑将进一步准备增强其在亚太地区的外交作为和军事影响力,增加政策选项和筹码来抗衡中国在亚太地区不断增长的影响。安倍政府作为政策工具使用的有海洋外交、价值观外交、经济外交、安全防务外交、全球治理外交等,作为政策载体推行的有同盟与伙伴关系联网、功能性志愿合作、民主同盟协作、中等强国联合、印太融合等。具体而言,特朗普胜选后,日本为求自主而加速推进的升级版战略性外交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这些国家有印、澳、印、越、韩、英(或法)、沙特等。这实际是大国外交或至少是强国外交的典型行为,如美国在其同盟网中紧抓支点国家,中国走出去实施“一带路”构想也需此类国家,而小国外交、依附型外交是不需要也没有能力在全球重要地区推进类似政策行为的。

(三)盯住东北亚和东南亚两个次区域,重点投入资源,使这两个对日本来说至关重要的次区域维持对日有利地缘态势,建立外交自立所需的近邻依托带和后院优势区

四、安全谋求自立:加强自主防卫能力与军事资本

首先,日本竭力改善于己不利的东北亚外交态势。2016年11月,日韩在经过几多周折后,终于签订了《军事情报互换协定》,使双方安全合作进一步取得发展条件。为应对“朝鲜威胁”,日本高调支持“萨德”入韩,参加美日韩军演及推动安全合作,推动日美韩外长协调会议,日本还作为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在联合国主导通过制裁朝鲜的决议案,推动三方在半岛问题上进行协调,以此增加对半岛局势的影响力。其次,与在东北亚寻求转变相反,安倍外交在东南亚与南海的着眼点是“守旧维稳”——拉住和稳住“疑华”“制华”阵线。为此,2017年1月安倍在东南亚访问时所谈议题大部集中在海洋秩序、安全保障等方面。

安倍内阁加速推动众参两院分别于2016年11月和12月通过了TPP批准案及相关法案。安倍11月14日在国会表示,在美国政权交接之际,必须由日本主导TPP尽早生效。12月的秘鲁亚太经合组织(APEC)会议上,日本还推动召开TPP参加国首脑会议。安倍意在通过此举对美国造成既成事实和先期压力。同时,安倍也不放弃说服美国总统及国会的努力。安倍在特朗普胜选后对美表示“确信美国必将重新认识包含TPP在内的世界自由贸易新规则的重要性”,即便在2017年2月会晤特朗普时也仍然在试图变相说服美国回心转意,提出两国应“在亚太扩展自由贸易和投资”,“日美应主导在亚太构筑自由、遵规的公正市场”。

安倍政府将东南亚有关国家、澳大利亚、印度作为地缘政治与安全战略的支点国家,着眼印太两洋和“菱形四边”,在安全防务合作上进行深耕细作,这一点在特朗普胜选后尤其显得明白。2017年1月日本与澳签订可相互提供弹药支援的新版《日澳物资与劳务相互提供协定》,形成了事实上的日澳准同盟关系,从而在印太两洋获得澳、印两个独立地缘支点。借助与以上国家些合作,自卫队频繁出访、演训,参与非战争军事行动,意图对日本极为依赖的西南与东南两条重要海上交通线进行介入并提供间接保护。二战后美国提供全球部分公共产品,包括对一些海上重要通道的保护,但特朗普上台使这一切变得不再天经地义。安倍早就有意经略印太、打通两洋,构筑日美澳印“民主安全菱形”,借助“特朗普东风”,日本自卫队将会更多地走出美军的“衣摆”,作为独立作用元素活跃在印太两洋的海上要道。

吴怀中:日本应对“特朗普冲击”的四大举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