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 滚动 > 正文

透过西洋名物看红楼

2018-02-16 02:21   来源: 易悦网

■叶晨 《红楼梦》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众所周知,在世界文学史上也占有着重要位置。两百多年来,对《红楼梦》的各类解读数不胜数,现代的“红学”更是热闹非凡,

■叶晨
  
  《红楼梦》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众所周知,在世界文学史上也占有着重要位置。两百多年来,对《红楼梦》的各类解读数不胜数,现代的“红学”更是热闹非凡,一众文化学者都出版过解读《红楼梦》的书。
  《红楼梦西洋名物考》则别出心裁,旁征博引,论前人之所未及,为红学研究辟一蹊径。全书就《红楼梦》一书中所涉及的西洋器物进行了详细考证,进而对《红楼梦》的成书年代、诸多细节等作出推论。作者方豪史家考证的精到工夫,给红学界又开了一扇小窗。
  缘起“中西交通史”

  谈论《红楼梦西洋名物考》之前,首先要说一说其作者方豪的中西交通史研究。
  方豪开始讲授中西交通史,是在1941年浙江大学西迁遵义期间,其后开始撰写《中西交通史》,于1953年首次出版,包括上、下两卷。
  “交通”即交流、关系之意。这部80万字的作品,暨先秦至晚清,囊括“科学之交流,艺术之影响,著述之翻译,商货之贸易,生物之移植,海陆空之特殊旅行,和平之维系(使节之往还、条约之缔结等),和平之破坏(纠纷、争执与大小规模之战斗等)”,自出版以来,以其完整、系统、细致成就一个新领域。
  《中西交通史》上卷讲述史前至唐宋,下卷讲述蒙元之后的史事,下卷比上卷时间短,体例却更庞大,且辟出第四编,专写明清之际中西文化交流史。
  在这部分中,方豪三次论及红楼。第一次是讲述“清初自动机器与钟表之修造”。谈到《红楼梦》记钟表之处颇多:第六回记刘姥姥被自鸣钟“吓得不住的展眼儿”;四十五回记宝玉有核桃大的金表;七十二回记贾府有一宝贵自鸣钟竟售银五百六十两,此外,第十四、十九、五十一、五十八回,九十二回亦述及钟表。第二次是讲到贾府众人探亲常携西洋货,例如五十七回的金西洋自行船,六十七回薛蟠带来一箱的洋布锦绫,并有机械的自行人。第三次是说及雍、乾二朝,西教士以画得帝宠,怡红院门首也有大幅西洋女僮画。
  如此看来,方豪确是在中西交通史研究之时就萌发了红楼西洋名物考的兴趣。不过,方豪在20世纪40年代期间已经陆续发表了《红楼梦考证之新材料——为胡适之顾颉刚二先生作补正》《康熙时曾经进入江宁织造局的洋人》《红楼梦新考发表的经过和反应》《红楼梦九十回所记汉宫春晓围屏的来历》等文,并结集为《红楼梦新考》。移居台湾后,方豪借鉴在胡适、俞平伯、潘重规、周汝昌、严敦杰等人的研究成果上,大约于1970年新撰成文《从红楼梦所记西洋物品考故事的背景》,收入《方豪六十自定稿》。

透过西洋名物看红楼

    相关标签:
  • 责任编辑:adm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