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 滚动 > 正文

城市“00后”的乡村课堂

2018-02-16 02:21   来源: 易悦网

■本报见习记者 殷梦昊 在2018年1月底之前,这群“00后”的生活与农村几无交集,无一人去过“真正意义上的农村”。 1月底至2月初,上海创业青年汪星宇和他的“乡村

■本报见习记者 殷梦昊
  
  在2018年1月底之前,这群“00后”的生活与农村几无交集,无一人去过“真正意义上的农村”。
  1月底至2月初,上海创业青年汪星宇和他的“乡村笔记”团队带着27名来自上海、广州、苏州等地的中学生到湘西开展乡土研学。
  这些孩子最小的13岁,最大的18岁,生长于城市,就读于当地不错的学校。根据父母的规划,一些孩子会在3年内赴美国、加拿大或者澳洲求学。因为家庭旅游、夏令营、乐团演出等契机,此次乡村行前,他们的足迹几乎遍布海外:美国、法国、德国、奥地利、日本、韩国、泰国、马尔代夫……
  “如果不去农村,一些城市的孩子甚至会以为瓜果蔬菜就是从超市里长出来的。”汪星宇感到某种紧迫性。去年9月28日,“乡村笔记”成立。这是一个专注于乡村场景的教育服务平台。未来两年,他计划带1000名城市孩子去中国各地的乡村,感受真实的中国,至少要让他们今后在买菜时多0.5秒的念想——中国是有乡村的。
  伴随着十年不遇的大雪,汪星宇带着第一批孩子出发了。

  乡村合伙人

  去年11月底,“乡村笔记”的3位合伙人在湖南怀化沅陵的砚石溪村合了一张影,沈从文曾在此写下名篇《鸭窠围的夜》。
  照片里,汪星宇、金一斐和黄唯桦蹲在石阶上,姿势恰如电影《中国合伙人》的海报。但背景不是纽约时报广场的高楼、霓虹灯和广告牌,而是芦苇、跑山鸡和村民赵大姐家的木屋。蹲着并不是刻意模仿,“只是因为冷。”汪星宇笑着说。
  对赵大姐来说,这3位26岁的年轻人是“大上海来的”。但对他们来说,长大后学习和工作的上海不是真正的家乡,老家南汇、奉贤和江苏启东才是,童年记忆中稻田、溪流和西瓜地不可磨灭。
  “干嘛放着城里的安稳日子不过,非要跑到那么远的山沟沟去?”亲朋好友一开始都无法理解,汪星宇为什么拒绝年薪25万元的职位而去做乡村公益,还拉着大学和小学的好哥们分别辞掉公务员和程序员的工作一起干。
  汪星宇一直走的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路线。他曾是上海进才中学的学生会主席,保送复旦大学国际政治专业,去芬兰赫尔辛基大学交换一年,在美国纽约大学念硕士,研究全球治理和建构主义,毕业论文写的是“太平洋中的小岛屿国家被淹掉了该怎么办”。他出过书,上过《中国青年》杂志封面,还拿过综艺答题节目的冠军。
  “在中国学政治,出国后所有人都问你中国怎么样。”汪星宇发现自己竟然说不清楚。
  走得越远,看得越多,他越来越意识到自己的短浅。“我只知道北上广深是什么样,但北上广深代表不了中国。”生长于南汇的他,一度以为上海的农村已经很穷,直到去了宁夏、云南、贵州支教,才发现和中西部乡村相比,上海乡下算不上典型。

城市“00后”的乡村课堂

    相关标签:
  • 责任编辑:adm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