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国内 > 正文

他开最少的会发最少的文 却留下“不敢腐”的震慑

2017-11-14 15:43   来源: 综合新闻

原标题:致敬老王|他露最少的面、开最少的会、发最少的文,却留下了“不敢腐”的雷霆震慑2017年10月27日,微信公号“我们都是纪检人”推出了一篇文章《永远的老

  原标题:致敬老王 | 他露最少的面、开最少的会、发最少的文,却留下了“不敢腐”的雷霆震慑

  2017年10月27日,微信公号“我们都是纪检人”推出了一篇文章《永远的老王》,开篇即是:“每个人都应该很好地回顾并铭记这个人——中纪委原书记王岐山。”这篇文章很快过了“10万+”,成为“刷屏爆款”。

  点击量里,藏着民心。五年反腐,赢得民心。这场“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的反腐斗争,是百年大党刮骨疗毒、壮士断腕的决心,是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决心,同时,也烙下了王岐山鲜明的个人风格。他的强硬、他的铁腕、他的才华、他的性情、他的经验、他的思考,都是值得人们回味之处。

  这五年,在王岐山站立的地方,历史的洪流撞上了冷峻的峭壁,腾起巨浪,淘尽黄沙,始见真金。他留下的一切,弥足珍贵。人民将深深铭记这段历史,一个政党百年生生不息的征途中也将记录这浓重的一笔。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在十九大的会场上,当习近平总书记说出“强化不敢腐的震慑,扎牢不能腐的笼子,增强不想腐的自觉,通过努力换来海晏河清、朗朗乾坤”时,全场便报之以持久的掌声。我们知道:全面从严治党的新篇章已经翻开了。

  以此,致敬中纪委老王,致敬我们亲历的反腐大时代。

  5年时间,不长也不短,足够养成一种习惯,足够塑造一个时代。比如办公室里、地铁上、街道上,手机弹窗突然蹦出了一条消息,告诉你,在中国的某一个角落,又有一个官员因贪腐而接受组织调查,你的反应从起初的屡屡震惊,到后来的逐渐习以为常。

  贪官落马由重大新闻变成常态新闻,仅此一点,就足以佐证十九大报告中的那句小结:“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并巩固发展。”

  亲手刻下的反腐里程碑

  有人说,王岐山露最少的面、开最少的会、发最少的文,却管住了这么多年管不住的党风。在今天,系统梳理老王露面是件有意思的事。他有过一段露面高频期,那是在2014年的前5个月——主持召开了两次中央纪委常委会议,召开了6场与部分中央国家机关和央企、国有金融机构负责同志的座谈会,出席了一个“转职能、转方式、转作风”专题研讨班,两次到山东调研,还参加了全国两会多个代表团的审议并谈及很多反腐观点……与反腐相关的公开露面共有20次之多。

他开最少的会发最少的文 却留下“不敢腐”的震慑

  老王的频繁露面与舆论的反腐期待相伴而生。就在那5个月里,《环球人物》记者和其他同行开始密集调查一个案子的线索——随着“神秘富商”周滨的故事传开,其父周永康涉嫌违纪的说法愈传愈炽。在其老家江苏无锡厚桥镇西前头村,《环球人物》记者发现,周氏父子权力的痕迹依旧存在——周家老宅是村中最显眼的所在,白墙灰瓦的院落外,居高临下的摄像头仍“虎视眈眈”。

  在周家墓园外,虽然多年来络绎不绝前来祭扫的官商已绝迹,但他们叮嘱周家人“跟首长说一声,我们来过了”的殷切模样仍留在乡邻记忆中。墓碑上的名字则暗藏玄机:4座1995年前后立的旧碑上刻有周元根(周永康旧名)、王淑华夫妻俩的名字,2011年立的新碑上,王淑华的名字已被贾晓晔取代。这印证了当时传闻已久的说法:周永康在北京石油学院(现中国石油大学)的女同学王淑华是其第一任妻子,在她车祸身亡后,周永康娶了小自己26岁的央视记者贾晓晔为妻。

  周家乡邻告诉记者,上世纪90年代,仕途已进入“快车道”的周永康曾请一个老和尚看相,老和尚称其做干部后都是副职,是祖坟有问题。于是他数次打电话叮嘱弟弟修坟。1995年前后,厚桥镇派人为周家扩坟,同年6月,立好了墓碑。

  当记者带着周氏父子的涉案疑云回到北京时,王岐山的公开活动转而逐步减少。人们隐隐感觉到,看似回归平静的水面下,正在酝酿更大的波澜。最终,2014年7月29日17时59分,这是一个值得中国反腐史铭记的时刻,一条官方通告打破了数日的平静:“鉴于周永康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依据《中国共产党章程》和《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案件检查工作条例》的有关规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如今回想那一刻,堪称全国上下翘首以盼的“靴子”终于落地,瞬间引发了媒体对周永康案报道的井喷。在那一个夜晚,中国媒体共同见证和记录了中国反腐进程的史诗性时刻,而王岐山,则是亲手刻下这一里程碑的人。

  随着周永康被开除党籍、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这个曾官至正国级的中央政治局原常委,名字前多了许多新的定语:“中共历史上因腐败受审的最高官员”“粉碎四人帮以来中国即将被起诉的最高官员”“本届领导层掀起反腐风暴以来落马的最大老虎”……

  2014年8月,周永康落马后不到一个月,王岐山来到全国政协与委员们交流,有委员问:“打完周永康这只‘大老虎’后,还有没有更大的?”王岐山起先没有说话,于是有人追问:“是不是‘你懂的’?”王岐山笑了:“以后你就慢慢懂。”

  郭正钢想得很美,但王岐山不同意

  有些人似乎没有懂,郭正钢就是其中之一。他的名字第一次进入公众视野是在2014年。这年6月30日,与他父亲郭伯雄同级的同事——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徐才厚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随后,郭正钢落马的消息流传开来,但形势又变得扑朔迷离。1个月后,郭正钢出席活动的消息在《杭州日报》上刊发。2015年1月,他还佩戴少将军衔、以浙江省军区党委常委的身份露面,跻身“最年轻少将”的行列。

他开最少的会发最少的文 却留下“不敢腐”的震慑